• <rp id="9xg2s"></rp>
  •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世界觀
    時間: 2022-08-01      來源: 南方日報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四卷(下稱“第四卷”)第14個專題“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共收錄了2020年4月—2022年1月間的5篇文章,是習近平總書記對人與自然關系、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以及共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美麗世界的新思考。

      人與自然關系: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邏輯起點和邏輯主線

      從原始文明、農業文明時代人對自然的臣服,到工業文明時代人與自然的對抗,再到生態文明時代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人類文明無疑是一部人與自然關系不斷演進的歷史。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毫無疑問成為生態文明的邏輯起點,也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邏輯主線。

      從哲學角度看,主客體之間存在著認識、價值和實踐三大關系。就人與自然的關系而言,存在著認識、價值和實踐三大關系。認識關系探究人與自然關系的規律性之“是”;價值關系著眼于實現人類活動辯證統一于合規律性和合目的性之中,回答人與自然關系“應當”是怎樣的理想圖景;實踐關系則聚焦于人類活動價值圖景如何實現之思維和方法,即“如何”正確處理人與自然關系。

      對這三大關系的認識,也構成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世界觀、價值觀和方法論。在邏輯結構上,思想體系由世界觀、價值觀和方法論三大部分構成。世界觀是人們對于世界及人與世界關系的根本觀點與看法,回答客體的世界“是什么”、世界的本質和狀況“怎么樣”等問題。價值觀是人這一主體按照自己的意愿和需要去確立客體的價值與意義,回答所期望的世界“應該是怎樣的”。方法論則是主體把自己的知識、才能、需要等本質力量對象化,以實現改造客觀世界的目的,回答“應該怎么做”。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世界觀:正確認識人與自然關系

      習近平總書記繼承和發揚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思想精髓,汲取和升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生態智慧,反思和批判西方生態哲學的思想偏誤,以深邃獨到的哲理思考、寬宏的歷史視野、深切的人文關懷深刻回答了“什么是生態文明”“為什么要建設生態文明”等根本性問題。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世界觀的直接源頭來自馬克思主義,是“人與自然的思想”的中國思考。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的思想大致可概括為人屬自然、人靠自然、人不能“勝”天等。馬克思主義認為,“人是自然整體中的一個部分”。人和動物一樣,要“靠自然界生活”,人類生存離不開自然基礎。同時,馬克思主義堅持認為人不是自然界的主宰者,人不能“勝”天。正如習近平總書記不止一次地引用恩格斯《自然辯證法》中的名言所講:“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報復?!绷暯娇倳泴ⅠR克思主義理論同中國改革發展的具體實踐結合起來,創造性地提出了許多新的觀點,豐富和拓展了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關系理論的內涵。比如,強調了自然規律的客觀存在性,指出“人類發展活動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否則就會遭到大自然的報復。這是規律,誰也無法抗拒”。再比如,對人類文明定理進行了新的揭示,“生態文明是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趨勢”“生態文明是人類社會進步的重大成果。人類經歷了原始文明、農業文明、工業文明,生態文明是工業文明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是實現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新要求。歷史地看,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古今中外,這方面的事例眾多”。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世界觀根植于中華文明肥沃的文化土壤,汲取了卓越的中華古代生態智慧。中華民族向來尊重自然、熱愛自然,綿延5000多年的中華文明孕育著豐富的生態文化,“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是中華民族認識人與自然關系一直秉持的基本準則。結合當代社會生活實踐,習近平總書記對中華古代生態智慧進行了許多新的闡釋。比如,他借鑒莊子哲學中“天地與我并生,而萬物與我為一”的古老智慧,提出了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的觀點,“自然是生命之母,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我們要認識到,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樹”。

      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世界觀是對西方生態哲學的超越。人類中心主義和自然中心主義是西方生態哲學思想派別中的兩大著名陣營。人類中心主義高揚人的主體性,從人與自然的“主從”關系出發,視自然為滿足人類生存、發展需要的價值工具,而無視自然自在運行的內在規律性。自然中心主義是在人與自然矛盾沖突激化的背景下對人類行為和工業文明的一種反思,也是后現代主義思潮中生態思想的一種典型表現??陀^地講,自然中心主義思潮的出現對于緩解工業文明時代人地矛盾具有積極意義,但缺乏邏輯自洽性?;趯θ祟愔行闹髁x的抗辯,自然中心主義走到另一極端,宣稱自然主體性的存在,認為自然本身也具有自主性、主動性、目的性和價值評價能力,從人與自然“雙主體”甚至“仆主”的關系出發,推論出自然具有不依賴于人而存在的內在價值。但是,這一思想完全拋開人類生存利益的尺度,把保持自然生態系統的完整、穩定和美麗作為人類行為的終極目標和人對自然道德行為的終極尺度,陷入了主體泛化的理論窠臼,面臨種種難以解決的理論難題。習近平總書記從馬克思主義關于人與自然的整體論思想出發,在承認人具有價值主體性的基礎上,認為人和自然既不是主宰關系,也不是對抗關系,而是一種共生關系。他指出,“人因自然而生,人與自然是一種共生關系”“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為了生存,人類需利用并改變自然,但終歸只是自然的一個組成部分,縱然人類進步到足夠強大,也不能高于自然,人與自然的關系是共生的。

     ?。▉碓矗耗戏饺請螅?/p>






    34看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