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9xg2s"></rp>
  • 您當前位置 廣東文明網首頁 > 趣味國學
    白居易:如何在逆境詩情畫意地活
    時間: 2018-09-11      來源: 廣東文明網

     

     《琵琶行》

      唐代詩人白居易從小天賦過人。他三歲識字,五歲學詩,十來歲已是文采斐然,我們從小就會背誦的那首《賦得古原草送別》就是他16歲時所作。但到中年之時,白居易卻在仕途上接連受挫。43歲被貶江州,遭遇人生重創。三年后,調任忠州刺史,之后又先后擔任杭州刺史和蘇州刺史,從中央到地方,飽經宦海沉浮。但即使遭受打壓,白居易也沒有每天怨天尤人,而是在雅趣中詩意地熱愛生活?!   ?nbsp;   撫琴為樂 修養身心

      白居易是一個超級音樂迷,喜歡聽各種樂器的演奏。在中華書局1979年出版的《白居易集》中收錄的有關音樂描寫的詩歌就有300余首,可見其對音樂的喜愛。公元815年,白居易因直言得罪當朝權貴被貶到江州(今江西九江)做司馬。當時,白居易已步入中年,江州司馬還是個有名無權的閑職,這對以“兼濟天下為己任”的白居易而言,無疑是人生重創。但他并沒有從此意志消沉、頹廢度日,在被貶江州之后繼續以音樂之名熱愛著生活。他四處搜尋好聽的音樂,結果還真碰上了,那是公元816年秋天的一個月夜,白居易在江州城外的長江之畔送客,碰巧遇到一位之前京都紅極一時,而今年長色衰,委身為商人婦的、擅彈琵琶的歌女。白居易請其彈奏一曲,曲調凄涼莫名,因而引起了白居易對她的深切同情和對自己忠而見謗的無限傷感。這一首琵琶曲,也因此激發出了千古絕唱《琵琶行》:“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前兩句真實道出了白居易在江州聽不到好的音樂的苦惱,而后兩句,正是這“仙樂之音”帶給他的感動。

      除了搜尋好聽的音樂,白居易還常常與古琴相伴,視古琴為知音,還為古琴寫過很多詩歌,在《白居易集》里300余首描寫音樂的詩歌中,有120首為吟詠古琴之作。他在《詠懷》一詩中寫道,“面上減除憂喜色,胸中消盡是非心。妻兒不問唯耽酒,冠蓋皆慵只抱琴?!弊约盒膽n天下,卻遭到貶謫打壓,于是決定看破世事,拋開功名利祿,只與古琴為伴,以詩酒解憂。在《對琴待月》一詩中,白居易更直言將“共琴為老伴,與月有秋期”。足見其與琴為友的決心。甚至還在《贈客談》詩中,“請君休說長安事,膝上風清琴正調?!?讓古琴作為自己遠離功名和是非之心的見證。

      于白居易而言,官場失意,屢遭貶謫,不能在廟堂實現自己建功立業的理想,那就換個思路,在音樂中找到生活的另一種打開方式。

      以茶為伴,忘懷得失

      白居易一生癡茶,對茶很偏愛,幾乎從早到晚,茶不離口,“盡日一餐茶兩碗,更無所要到明朝?!?(《閑眠》)他在詩中不僅提到早茶,中茶,晚茶,飯后茶,睡醒之后飲茶更是白居易的一種生活習慣,你看他,“食罷一覺睡,起來兩甌茶?!睒O愛品茗之樂。自古以來詠茶的詩很多,詠茶的人也很多,在這些詠茶的詩人中,白居易是唐朝寫茶詩最多的一個詩人,流傳至今的尚有70余首,這足以一窺其愛茶之心。在被貶江州之后,滿腔的才華和抱負無處施展,白居易內心自是憂郁傷感,這時候,茶成了他精神上的寄托。一位胸懷天下的愛國詩人,當心有郁結時,就用茶水澆開心中的塊壘,用茶來讓自己保持在世俗中的清醒。他在《泳意》一詩中寫道,“或吟詩一章,或飲茶一甌;身心無一系,浩浩如虛舟。富貴亦有苦,苦在心危憂;貧賤亦有樂,樂在身自由?!?/font>

      公元822年,因牛李黨爭日烈,朝臣相互攻訐,白居易上疏論事,因不被采用,懷才不遇的他于是請求到杭州做刺史。作為從京城外放的官員,白居易的心情是復雜的。年屆半百,又一次外放他鄉,白居易感慨萬千:“退身江海應無有,憂國朝廷自有賢。且向錢塘湖上去,冷吟閑醉二三年?!笨伤麤]有自暴自棄,先是主持疏浚六井,解決杭州人飲水問題。又見西湖淤塞農田干旱,修堤蓄積湖水,以利灌溉,舒緩旱災所造成的危害。在公事之余,他整日以茶為伴,與世無爭,忘懷得失,修煉出達觀超脫、樂天知命的境界,他“起嘗一甌茗,行讀一卷書?!保ā豆偕帷罚?,享受品茗讀書之樂;更是“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塵。無由持一碗,寄與愛茶人?!保ā渡饺宀栌袘选罚?,用茶來陶冶性情,要從憂憤中尋找一條新路出來。

      白居易一生遭際起伏,卻不是一味的苦悶呻吟,而是一種如茶般的輕逸與超然, “從心到百骸,無一不自由”,此句既是詩人喝茶后的身體感受,更是心靈體會。也正是茶,讓他達觀超脫,達到了身心自在的境界。

      栽樹種花,不亦樂乎

      白居易喜愛花木,在他的詩歌中有大量的花木知識,在《寓意詩五首》中的第一首詩中,白居易就描寫了樟樹的成長規律以及樹木防火等知識,“豫樟生深山,七年而后知。挺高二百尺,本末皆十圍?!?“孟冬草木枯,烈火燎山陂?!痹谠馐苜H謫之后,白居易更是在植樹種花中,排憂解愁。赴任江州司馬后,他在廬山的香爐峰、遺愛寺之間的一塊洼地建了一個“草堂”自住,不僅在屋前屋后栽杉樹,種柳樹,還種上了大片的杜鵑花和荷花,寫下了很多寄情于花草、樹木的詩歌。

      公元819年,白居易被調任為忠州刺史,古忠州是今四川的忠縣、豐都、墊江一帶,此地風俗語言和白居易所熟悉的北方差異很大,可謂“人生地不熟”,雖身在異鄉,但此時的白居易卻決定“入鄉隨俗”,“無論海角與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匆娺@里有不少山,卻一片荒蕪,沒有任何生機,“巴俗不愛花,竟春人不來”,惡劣的自然生態環境讓他下定決心改變現狀,開始發揮自己植樹種花的愛好。恰好,在城東邊有一面坡叫“東坡”,在這里,白居易帶領百姓一起栽樹種花,建起了“東坡園林”。為了培育好所栽的樹苗,白居易總是不辭辛苦前去管理,“每日領童仆,荷鋤仍決渠,劃土壅其本,引渠灌其枯?!?木成林后,他的喜悅之情躍上眉梢,沉醉其中,流連忘返,他植樹品種多、數量大,綠蔭遮日的東坡上也因此“百果參雜種,千枝次第開”。

      到了杭州,他組織修筑了錢塘門至武林門的長堤,堤上植柳樹和碧桃,形成“桃紅柳綠”的景致,更使西湖美景如畫。他調蘇州任刺史雖僅一年時間,就在蘇州親手種過許多檜樹,人稱 “白公檜”。

      值得一提的是,白居易種樹的境界很高,他是把樹作為自己的精神寄托,在風氣日下的唐朝時局中,眼見一些官員為世俗折腰,自己正直無私卻遭到貶謫,而這些樹作為他的嘉賓朋友,也依然高潔傲岸,屹立不倒。白居易和樹對話,把心靈安放在綠色和自然里,或是最好的慰藉。

      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熱愛生活。白居易一生宦海浮沉,起起落落,幸而他是個豁達樂觀之人,而他的豁達,正是因為他有情趣,有雅心。失意了,可以撫琴喝茶,種花植樹,寄情于山水,音樂之中,自然能心胸開闊,就如他的字號一樣,白樂天,樂天知足。(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巧蓉)






    34看片网